111nu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重生1983:我把老婆宠成首富 > 第1章:重生醒来老婆没在家
    “二十年了,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看着手里泛黄的照片,江晓白眼中泪水滑落。

    “江湾那一批人都走了,岳父岳母,还有我爸妈也都走了。

    尽孝完了,我也该来找你们了。

    只是,你们娘俩会原谅我么?”

    江晓白轻轻抚摸照片,就好似抚摸妻女的脸庞,凄然的呢喃自语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4月1日,愚人节。

    震惊世界的消息传出。

    百亿富豪江晓白,驾驶私人飞机在太平洋上空跳海自杀。

    飞机坠海,江晓白遗体失踪。

    据报道,江晓白生前曾留有遗书,百亿遗产全部捐赠华国医科大学,用于医疗科研以及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医疗救助。

    媒体争相报道,民众无不哗然。

    没人想到,一代传奇商界大亨竟然在愚人节这天跳海自杀,给全世界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    可谁又能知道,世人眼中拥有无数光环、百亿财富的江晓白,他的人生老天也给他开了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而那个玩笑,是从1983年4月1日开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迷迷糊糊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束光,从屋顶的亮瓦照进昏沉的屋子,斑驳的光柱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布瓦、土墙,破败的老屋。

    跛脚的柜子、掉漆的八仙桌、铺板床……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二十年多前的江湾老家房屋里。

    江晓白脑袋里有点懵。

    自己不是跳海死了吗?

    怎么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用力掐了一下胳膊。

    疼!

    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自己重生了!

    江晓白咧嘴笑了,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上一世造孽,对不起妻子和女儿,害得她们母女受尽苦难后早亡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永远无法弥补,哪知道自己居然重生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天都给机会,让我重活一世,这一次我一定要守护你们,不让你们受一丁点伤害和委屈,要让你们过上最美好的生活,做最幸福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晓白悲欣交集,捏紧拳头发誓。

    抹去眼泪,他一咕噜从床上跃起,急忙地冲向屋外,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魂牵梦萦了二十年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睡觉的房屋,家里还有一间堂屋,半间灶屋。

    江晓白飞快的在屋里屋外找了一圈,妻子林嘉音和女儿江珊都不见人影,只有前院里那一株碗口粗的桂花树孤零零的顶着太阳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没见到妻子和女儿,重生的喜悦顿时化作乌有,江晓白一下子变得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那一天吧?”

    猛然间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心不由的一沉。

    虽然重生了,但他不知道自己具体是重生在哪一年哪一天?

    江晓白看看院里桂花树枝叶的状态,以及远处山田间的景色,估计现在应该是三四月间。

    而他清楚的记得,林嘉音是1983年4月1日去卖血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次卖血,林嘉音感染了艾滋病。

    “老天,求求你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想到上一世的悲剧,江晓白眼皮直跳,霎时间全身冒出冷汗,撒腿向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江湾因清江而得名,清江在这里绕着大青山转了一个大弯,远看蜿蜒的江水像是一张巨大的弓脊。

    清江半绕的地方地势平坦,土地肥沃,往里走几个山卯是大青山的山脚,房屋大多依山而建,总有百余户。

    江家在江湾是大姓,屋场也大,有几十户人家姓江,不是堂叔伯就是堂兄弟,都没出五胡。

    江家屋场每家的房屋都离得不远,不是前院连着后院,就只隔了个菜园子,屋舍间有田埂陌路相通,串门什么的也都极是方便。

    江晓白沿着小路一路狂奔,想找个人问一下有没有看见林嘉音和珊珊,或者是确认一下时间也好。

    让他失望的是,今天几乎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锁,根本没人在家。

    也是,

    大白天的,除了他这样游手好闲的人会在家里睡大觉之外,哪个不是去做活去了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打听,江晓白更加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他跑过江家屋场,又火急火燎的向山卯下的田地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三四月正是种包谷的时候,江晓白一边飞跑一边心里祈祷:“但愿不是那一天,最好是嘉音带着珊珊下地种包谷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年代,农家的娃儿没人看管,大人下田做活的时候,大都带着小孩,让他们在田间玩耍,稍微大一点的孩子还能帮帮忙,做一些简单的农活。

    江晓白这么想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下了山卯,田地里有不少人在忙碌。

    “三叔,有没有看见我家嘉音?”江晓白边跑边朝着田里正挥动锄头的一个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汉子四十多岁,叫江海波,是江晓白的亲三叔。

    江海波听见江晓白的声音,停下手里的活,转头疑惑的看向江晓白。

    这混蛋什么时候关心起老婆来了?

    而且看他神情甚是焦急,该不会又是没钱去赌了,着急找林嘉音要钱吧?

    江海波吐了口唾沫,把锄头杵在地上,没好气的说道:“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没得到林嘉音的消息,江晓白一阵失望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又忙问道:“三叔,今天几号了?”

    江海波一听就火了,大声骂道:“你个龟儿子,一天灌猫尿黄汤,连日子都不晓得了,你怎么不醉死算了,活着浪费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就问个日期,莫名其妙的被一通骂,江晓白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以往做过的那些混蛋事,不受三叔待见,被骂也正常。

    再说重活一世,江晓白知道三叔刀子嘴豆腐心,责骂也是为了自己好,哪会计较他的态度了,只焦急道:“三叔,我真是有很重要的事,你快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么兹重要的事?”

    江海波一脸不信,只道江晓白酒还没醒,记不得逢场的时间,问清楚了好赶着去镇上跟狐朋狗友打牌赌博,又怒道:“今天是83年4月1日,你记着今天的日子,最好天上打个雷把你劈死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当真是如闻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今天竟然真的是1983年4月1日!

    确认了时间,江晓白心里抱着的侥幸完全消失,瞬间被担忧和焦急填满。

    就是今天,林嘉音去青州市血站卖血。

    也就是今天,林嘉音感染上艾滋病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嘉音不在家,应该是去血站了。

    江晓白脑中嗡鸣,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难道即便是重生了也逃脱不了命运的窠臼?悲剧还是要继续上演?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江晓白发出一声嘶吼,他要逆天改命,绝不准许悲剧在这一世发生。

    江晓白脚下发力,拼尽全力向青州市方向飞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