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   ,年龄多大,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个隐秘的角落把它珍藏,或许,我们会因为暂时的忙碌而忘记了它的存在,但是它一直在那里,等待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它打开,或是从里面获取力量,或是从里面得到慰藉,也或是从里面得到仇恨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从里面得到的是感激。

    小时候,虽然母亲对我管教很严厉,但是我还是偷跑出去和华强他们玩。

    在水田里捉鱼,光着身子在齐腰的水里游泳、打泥仗;到山上放牛,看着自己的牛儿和邻村的牛斗得天翻地覆;甚至爬上很高的树,从树洞里掏来“八哥”的雏鸟……当然,每一次的出逃换来的是母亲严厉的惩罚,屁股开花,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而每一次制止母亲的不是父亲,父亲常年在外,一年中也不回来几次。

    我或是紧抱母亲的大腿,声音凄惨地请求她的原谅,即使心里还计划着下一次怎么偷跑出去。

    或是跑到慧姨家,寻找外援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免不了一顿好打,但是在慧姨的劝说下,母亲也不好打得太厉害。

    所以,我在母亲那里得到的是父亲一样的管教,而在慧姨那里得到的是母亲一样的宽容和慈爱。

    每次慧姨到我家来,我就和慧姨黏在一起,有什么心事也只和慧姨讲,在母亲和慧姨之间,我和慧姨更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直到现在,我还没和母亲撒过一次娇。

    而慧姨每次遇到母亲就不忘夸赞我,甚至有几次还和母亲讲要收我做干儿子,我和慧姨也就更亲了。

    在我心里,慧姨的宽容和慈爱给我温暖,而母亲的严厉令我敬畏,就这样一直到我上中学。

    中学的我们身体开始疯长,我们有着释放不完的热情,在风雨里疯跑,不知疲倦;在球场上挥洒着汗水,宣泄多余的精力。

    同时我们又都有着一个绮丽的梦,渴望着一次刻骨铭心的邂逅。

    我们把更多的目光集中在漂亮女同学的身上,但是梦里的第一次遗精又令我们惊慌失措、面红耳赤,偷偷的把打湿的内裤藏在垫单下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也不例外,梳一个刘德华一样的蘑菇头,只为吸引女同学的回眸一笑;球场上,摔得生疼,也会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,只因为球场边有个漂亮的女同学;课堂上悄悄的偷看被同学揉得破烂不堪的劣质色文,而讲台上的老师还以为我在专心复习。

    我关注着有关女体的每一个词语,甚至专门为一个词而去翻看不同的词典,只为那不同的解释带来的瞬间的兴奋。

    我开始注意母亲的一举一动,但是又不敢让她发现,我不敢像同学一样的以问问题为借口偷看母亲的胸部,或者欢呼着“老师,你真好。

    ”拥抱母亲,趁机揩油;我也不敢像大胆的男同学一样,把精液涂在母亲的短裙上,虽然这些都令我兴奋,令我向往。

    我只敢上课的时候特意落在母亲后面,偷看她扭动的屁股,和隐约能看到的乳罩背带。

    我只敢夜深人静的时候,偷偷爬起来,四处寻找母亲换下的内衣、内裤。

    然后迫不及待的带回房间,一边陶醉的嗅着母亲留在内裤上的气味,一边不停撸动肉茎,却从来不敢把精液射在上面。

    但是,人的欲望往往会令人疯狂,至少接着发生的事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疯狂的。

    一次和同学观看黄色录像的经历,令我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虽然那仅仅是一部三级片,女主角还长得很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就是这部片子确确实实让我生出偷看母亲洗澡的大胆想法来。

    我留意着母亲每次洗澡的时间,渴望着什么时候能够偷看到母亲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是,母亲却从来就没有留给我机会,最后迫不得已,我故意弄坏了浴室的门锁,而母亲忙着教学,将近两个月没有叫人来修,看来机会还真是要靠自己去创造,去把握。

    终于让我等到一次母亲关门不紧的机会,虽然缝隙不是很大,但足以让我看到浴室里的一切了。

    我在浴室外看着母亲脱去白色衬衣,白色暗花的乳罩把双乳托举得丰满挺拔,看着母亲深深的乳沟,我的鸡巴在裤子里变大变粗变硬,我快速地,把他们解放出来,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当母亲继续脱掉乳罩的时候我差点窒息,这是怎样的两只乳房啊,圆润、丰满、白嫩、坚挺……(我想不出词语来了)乌黑亮丽略带一点卷曲的秀发遮住了右边的乳头,却把左边粉红、娇嫩的乳头衬托得越发诱人,我加快了撸动鸡巴的频率。

    但是,我想象不到的是接下来的一幕,更加令我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母亲除下黑色短裙的时候,我没有看到母亲的内裤,我只看到母亲双腿间黑黑的毛发。

    母亲竟然没有穿内裤,是忘记了吗?此情此景,真的令我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母亲开始用莲蓬冲洗着白腻而光滑的肉体,而我在浴室外面看着母亲的裸体不停打着手操。

    渐渐的我似乎听到了母亲微不可闻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当我确定这确实是母亲在呻吟之后,我大脑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我紧紧夹住屁眼,尽量控制着不射出来,眼睛却泛着赤红的光芒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身体。

    母亲在白嫩的双乳上不停的捏弄,莲蓬却伸到两腿之间不断的冲击着下体,呻吟声由刚才的微不可闻变成了实实在在的“嗯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最后母亲背靠墙壁,双腿大张,左手死死捏住乳头,右手把莲蓬按在下体。

    “咯……嗞……呵……”母亲似乎想要喊出来,又拼命的忍住,从牙缝里挤出一声长叹,身体沿着墙壁滑下,然后双手无力的下垂,双腿颤抖着高潮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母亲因为双腿大张而露出的蜜穴,加快撸动的速度,咬着嘴唇,大股的精液喷射出来,打在浴室门上。

    从此,我每天晚上最大的期待就是母亲能走进浴室,虽然我能看到的次数很少,而且后来我也知道了母亲的自慰很正常,但是对于初懂人事的我来说冲击还是很大的,每次都打着手操让精液肆无忌惮的喷射,并且沉迷于此而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俗话说: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

    ”古人的话还是要听的,我的大胆和冲动害苦了我,那就是终于被母亲发现。

    现在我只记得那一晚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悲惨的一天,我的惨叫在夜空里回荡,久久不息。

    我被母亲打断了腿,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在这些日子里,是慧姨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,而病房里永远就没有平静过,或是慧姨在我边上红肿着眼睛哭泣,或是母亲在病房里踱着步怒骂我,也或是慧姨和母亲大声争吵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慧姨对我的宠溺,外人又何尝能够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而我自从那次刻骨铭心的教训之后,再也不敢再冒犯母亲,而母亲也提高了警惕,连内衣、内裤也选在白天她在家的时候才拿出来晾晒。

    那些青心萌动的日子,我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象着母亲的肉体打手操度过,不过还好,每当想到母亲这个强势的女人被我压在身下,那种无名的兴奋和快意总能刺激着我达到高潮。

    夜依然很静,慧姨依然在絮絮的诉说着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我一直犹豫着该不该来……其实我早就来了,我不敢出来,不敢见你,我在屋角静静的看着你,看着你……看着你焦急的样子……”姨哽咽着,一滴清泪从眼角流出,流过美丽的脸庞,沿着秀美的下巴下沿滴落,“姨……姨当时……当时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”“姨,棠儿也爱你。

    ”我吻着慧姨被泪水打湿的乳房,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能啊……玥玥怎么办?你知道的,玥玥也爱你”慧姨满脸的愁绪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那我两个都爱。

    ”我鼓起勇气说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,哪儿有母女俩同时和一个男人上床的。

    ”慧姨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知道我喜欢姨。

    ”我无赖的说着就操起慧姨的两条腿,把鸡巴一挺,深深的扎进慧姨的小屄里。

    “姨爱棠儿,姨和棠儿不分开……”慧姨一边承受着我的冲击,一边抹着眼泪絮絮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,我和慧姨不停的肏屄,不停的宣泄着彼此的爱,没有顾忌,只有女人和男人最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 第十章:恶之花开学一星期了,学生们忙着补假期作业,老师们忙着给学生注册,然后讲讲上学期的期末试题,一星期就这样既忙碌又平静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去找过慧姨,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。

    刚参加工作,对教学的陌生让我手忙脚乱,同时我也不能给老师们留下不踏实的印象。

    我任初一年级三四班的语文和三班的班主任,而母亲任初一年级的年级主任和一二班的语文。

    显然这是学校的特意安排,我刚参加工作没经验,而母亲在教学上是有名的能手,学校或许是希望母亲能多给我一些指导吧。

    那天的事情,母亲似乎很怕我提起,也不给我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似乎想用工作麻醉自己,每天忙出忙进,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最后连小妹也看出母亲的反常来,又不敢问母亲,偷偷的跑来惶恐的问我:“哥,妈妈这是怎么啦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”我摇着头说,这是我第一次对小妹撒谎。

    但是,我能告诉她真相吗?“哥,小妹好怕。

    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小妹扑到我怀里,搂着我的脖子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小妹因为恐惧而颤抖的身体,再想到这些天来母亲日渐憔悴的脸庞,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一种钻心的疼痛堵在我心里,让我感到窒息,接着就是痛彻心肺的干呕,背靠着墙壁弓下身去,最后瘫软在墙脚。

    这更加吓坏了小妹,扑在我身上不停摇晃着我:“哥……哥……你怎么啦,妈!!

    !……妈!!

    !……你在哪里?哇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哥!!

    !”我抚摸着小妹的头发,擦了一把眼泪,小声安慰道:“小妹不怕,哥没事,有哥呢,别怕啊。

    ……有哥呢……有哥呢……”在我的安慰下,小妹渐渐平静下来,渐渐的哭声变成了抽泣,又渐渐的在我怀里睡去。

    我几次想把她抱到床上去,但是我一动,她就死死抓住我的衣服不放,似乎就要醒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啊,她太需要一次安宁的睡眠了。

    最后,我也没有再动,就这样抱着小妹,让眼泪哗哗的流着。

    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,母亲的种种好在我眼前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母亲多少次在我要出门的时候,忙里忙外的帮我收拾东西;多少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,还坚持着打理我和小妹的起居;多少个深夜,不忘起来帮我盖被子;又多少个我晚归的日子,她在家里静静等待……这一幕幕一桩桩像无数把利剑,刺入我的心脏,令我在疼痛中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作为儿子,我只记住了母亲的严厉,却没记住母亲作为一个母亲的心。

    最后,当我眼前出现母亲为了我而被校长侮辱的一幕时,我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羞愧与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那狗日的,我要杀了那狗日的,我要杀了那狗日的,我要去找回我作为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”我心理失控的念叨着,从床下翻出把西瓜刀来,冲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然而我刚出房间,就被一直站在外面的母亲一把拉住:“小棠!!

    !你这是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?““你别管。

    ”我甩开母亲的手,说着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棠儿!不要啊……”没想到母亲一下子扑上来抱住了我的腿。

    “妈!!

    !你放开!你放开我!!

    !”我急得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棠儿!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妈求求你……妈求求你……你别去……你不要去……妈什么都答应你……妈什么都答应你……你别去……你不要去哇……“母亲紧抱着我的腿不放,一边声泪俱下、语无伦次的哀求着我。

    “哥!……哥!……”这时候小妹也哭喊着从房间里跑出来抱住我的另一条腿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见我提着刀,怒气冲冲的样子,就知道我要去找人拼命了。

    “妈!!

    !棠儿对不起你,你让棠儿去。

    ”我试图拖动腿。

    “棠儿……别去……妈什么都答应你……妈什么都答应你……你别做傻事……别做傻事……别……别……”母亲不停的摇着头,头发粘在了挂满泪水的脸上,死死抱住我的腿不放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你答应妈妈……你答应妈妈……小妹求你了……嗯……”小妹也哭着哀求我道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的眼泪融化了我的心,我手里的刀掉在地上,“妈……你别哭……棠儿答应你,棠儿答应你。

    “我一边把母亲扶到沙发上坐着,一边声音哽咽着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母亲和小妹的哭叫惊动了好几家邻居,学校的几个老师咚咚敲着门,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母亲的脸一下子苍白抽动起来,惊慌失措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妈,别怕。

    ”我急忙收起地上的刀,然后扫视了一遍房间,见没什么破绽,才故作镇定的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钟棠,发生什么事了?”一位女老师急切的问着就要进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妈刚才打我,我还了手,把我妈急哭了。

    ”我站在门口挡住他们,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小棠,你这么大了,还把你妈急成这样。

    何况,一个大老爷们对女人动手,你还是不是男人你。

    ”年龄最大的刘老师责备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是我不对,刚才打扰大家了,真不好意思,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早了,大家回吧……回吧,谢谢啊,谢谢大家了。

    哎……刘老师……小心别摔着哈